人生若只如初见_第七十四章 如愿以偿

清博大数据 2017/8/20 17:52:17 阅读:01

熬到什么时间睡着的,梅子全然不知。

第二天醒来,睁眼一看卧室的表已经11点多了。身上热的冒汗,不用看单凭感觉就知道,今天肯定又是酷热的一天。

慵懒地伸了伸腰,翻身发现女儿不在床上了,也是,11点多了,好动的女儿醒来肯定不会静悄悄躺地床上,估计起床看动画片去了。

突然,梅子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,昨晚她是陪厉杰睡在小卧室的,现在怎么到大卧室了?想起昨晚的事,不由伸手抚上嘴唇,脸一红有些涩赧,似乎两人的关系又近了些,只是好像有点不好意思见厉杰了。

她悄悄拉开大卧室的门,伸头出去一看,菡菡在客厅专注地看动画片,厨房有动静,蹑手蹑脚走过去,见厉杰在准备菜,准备溜去卫生间洗漱。

“起来了,鬼鬼祟祟干什么呢?”听到厉杰的声音,梅子扭头一看,他竟然头也没回,手上的动作没有丝毫停顿,听力还真好。

她伸伸舌头做个怪相,“怎么不叫我起床,睡到中午了。”

从背影上看,穿着一身灰色居家服的厉杰很高,有些瘦,似乎很单薄。但她知道他只是因为衣服的修饰才会显得如此,其实他浑身上下没有一丝赘肉,结实却并不单薄,真不知道他是如何将身材保持的像20多岁年轻人一样的,看着就让人有点嫉妒。尽管他是背对着她的,看不到此刻他手握菜刀的表情,但他周身晕染开的暖意,瞬间感染了她。

他轻笑着说:“又没事,你睡那么香,叫你干嘛。”

她走到他身边悄悄问:“昨晚我不是睡在小卧室的吗?我什么时间回大卧室的?”

厉杰扭头看着她,一幅惊讶的表情说:“你昨晚有在小卧室睡觉吗,你不是一直和小臭蛋睡大卧室的吗?”

她一愣,对自己的记忆产生了片刻的怀疑,瞪着他语气迟缓地说:“不会吧,那你昨晚在哪睡的?”

“在酒店呀。”他十分镇定地说。

她怀凝地问:“真的?”

“真的。”他肯定地答。

接着调侃道:“发生什么事了?该不是做春梦梦到我了吧。”

听到这句话,她已经肯定自己被忽悠了,脸一红,对他飞去一记白眼,“我看你才像白日做梦呢。”

他哈哈大笑起来,笑声引的菡菡好奇地跑了过来,没发现有什么好笑的事,立刻一脸不解地跑出去关注她的动画片了。

梅子嘟起嘴,横了他一眼压低声音说:“讨厌,快说,我什么时候去的大卧室?”

他挑挑眉,把脸往她嘴边伸了伸。

她皱起眉头,抿紧嘴唇,板着脸翻了他两眼。

他嬉笑着把脸凑的更近了,她担心地扭头看向菡菡,见菡菡紧张的眼珠子都快掉进电视里了,哪里顾得上看他们。

她扭头时唇不经意地擦上了他凑过来的脸,还扫到了他的耳垂。

温润的触碰,轻柔的气息滑过敏感部位,令他浑身轻微一颤,喉结滚动着咽下一口唾沫,幽黑的眼眸微缩,翻卷起不明的情绪。

她脸上温度升高了几分,尴尬地看了看他,咬着下唇低声说:“亲过了……”吞下已在嘴边接下来的话,低头看向脚尖。

他一瞬不瞬地凝视了她一会儿,忽然启唇笑着说:“早上我醒来后,把你抱到大卧室的,菡菡没有醒。”

哦,他把她抱到大卧室的,还真……

她的脸更红了,找了个话题道:“你这么早就要做午饭吗?”

他不解地看看她,“你不是要给我们做饭吗?我在给你做准备呀。”

她恍然惊醒,“啊!那我自己来吧。”

“洗漱去,蓬头垢面的,洗完去喝杯牛奶,吃个鸡蛋垫垫,一会儿就该吃午饭了。”他一幅嫌恶的口气,却满脸笑容地说。

她从善如流地跑去卫生间洗漱,然后听话地去吃早餐。剥了鸡蛋壳,咬了一小口慢慢嚼着,端着牛奶杯,看着忙碌的他好奇地问:“现在你每天像个家庭主妇一样做家务,不烦吗?”

他看她一眼淡定地说:“烦什么?从工作以来,尤其在国外时,我都是自己做家务。”

“你为什么不请个佣人,好像你不缺这些钱呀。”

“我不喜欢自己的私人领地有其他人闯入,再说了,一个人的房子,到处整整齐齐,就是有点灰,很好打扫的。一般衣服我自己洗,重要的衣服就送去洗衣店。”他不喜欢私人领地有其他人闯入更重要的原因是,他的工作性质决定他身边不能有乱七八糟的人。

她没想到,他的生活是如此刻板,还以为他每天都在花天酒地享受生活呢。

他停顿了一下继续说;“没有应酬时,我喜欢自己做饭吃,只是梦想着我做这些事时,能有人与我一起分享。就像现在这样,我不需要你做什么,只需要你陪在我身边,别让我一个人孤零零的。”

听了他的话,她脑海里浮现了这样的镜头。他独立在一所空旷的大房子的窗前,听着一曲轻柔的音乐,捧着一杯淡淡的咖啡,品尝着香醇的同时,抬头仰望着银白色的月光,细数寂寥的星光,体味孤单的落寞,感受着清冷月光赐予的淡淡温暖。

他深深看了一眼那紧随着他发呆的目光,在她的额前轻轻敲了一下,笑呵呵地说:“何况我现在是替心爱的人做饭,这是一种乐趣,怎么会烦呢,谢谢你把这种乐趣给了我。”

轻快的语气,浓浓的笑意,在空气中涤荡,无不昭示着他的开心快乐,似乎屋外的阳光也因为他的快乐而更加明媚了。

她望着那凝视着自己的黑眸里深沉的温柔,觉得自己的眼眶瞬间又酸又热,里面紧绷着的液体似乎就要喷涌而出了。

情不自禁伸手从后面搂住他的腰,将脸贴在他的后背上,掩饰着自己的情绪,打趣地说:“嫁给你的女人一定会被你宠坏的。”

“我愿意。但不是随便一个女人就可以嫁我的。”他自豪地说。

她不解地问:“什么意思?”

他笑吟吟地解释,“嫁给我的女人,必须是我爱的,我把她当成我的世界的。而且这个女人必须要勇敢、坚强、善良、独立,能自己解决碰到的一些问题。因为我常常会不在她身边,没有办法宠她、照顾她时,她要会自己照顾自己,自己解决问题。她还要守着我的爱,耐得住寂寞。”

“能嫁给你的女人,也不是一般的女人呀!”她感叹。

“是呀,能嫁给我的女人也很不容易。她即要冰雪聪明、善良易感、坚强决绝又要柔情似水。所以,这么多年没有女人愿意嫁给我,我只好打光棍了。不然,你可怜可怜我,嫁给我,别让我40岁了还打光棍。”他在嬉笑中试探地说。

她在他背上轻打一下说:“我够嫁给你的条件吗?”

他转身坏笑着从头到脚把她打量一番,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,“算了,我都40岁了,凑合着娶一个吧,要不这辈子连老婆都没娶一个,活的多冤呀!”

她双手抱在胸前,把他从上看到下说:“本来我打算可怜可怜你,凑合着嫁给你算了,现在看来我条件实在太差,也就不拖累你了,另找一个条件相当的男人嫁吧。”

他洗干净手,转身抱住她,把嘴贴在她耳边宠(溺)地说:“傻丫头,你比我想象中要好的多的多,是我配不上你,你不许嫁给别人,要嫁只能嫁给我,求你委屈一下,嫁给我吧。”

她心中一凛,这是求婚吗?还真会见缝插针。思量着瞄了瞄他,不愿深入这个话题,分开他的手嚷道:“不行,现在改口晚了,我不嫁了。”

灵动地跳到他身后,取下围裙,围在自己身上说:“我要做饭了。”见她又在回避,他深深叹口气。

吃饭时,他趁热打铁,“我搬过来住吧,住酒店太浪费钱了。”

她剜他一眼,不由叹息,这人真是给点颜色就开染房。扭头问女儿,“小臭蛋,厉爸要来咱家住你同意吗?”

其实,她对他已经完全没有戒心了,不反对他来家里住了,何况他来家里住,她心里的内疚感会减轻一些。

菡菡发自肺腑地喊:“同意,同意,我连双脚都同意。反正咱们家小卧室空着。”说着把双脚举了起来。

她笑骂道:“你个小熊孩子,没有一点规矩,脚都上饭桌了。”

她转向他不无警告地说:“那你就搬来吧,不过违规我可要赶人哦。”

他吐一下舌头,举起双手说:“一定,一定,我会做个好臣民的,女王陛下。”

心里感叹,虽然求婚没有成功,但如愿以偿地住进来了,进展还不错。

pt老虎机手机客户端试玩.
老虎机送38体验金版权声明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老虎机送38体验金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老虎机送38体验金百家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阅读量: 58
6

内部服务器错误 - 错误 3004

错误类型:写入文件失败。
请尝试执行下列操作: